九霄固定公式规律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趙敏燕董鎖成李宇:自然教育,應該這樣教

2019-04-13 光明日報
【字體:

語音播報

  自然教育機構是提高國民科學素質、影響公眾參與生態環保事業的重要社會參與力量。在我國,自2012年以來,以研學旅行、科普宣傳、生態文明教育等各類名目成立的自然教育機構相繼成立,尤其是2017年教育部發布《中小學綜合實踐活動課程指導綱要》,將研學旅行正式納入學校課程體系,全國范圍內圍繞研學旅行設置的自然教育機構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全國自然教育論壇統計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自然教育機構為286家,2017年則超過2000家。

  隨著自然教育機構數量上的快速增長,機構行業缺乏規范管理、服務水平參差不齊、費用收取標準缺失、師資培訓和課程設計隨意性大等問題也頻頻發生,社會反映強烈。在此,筆者結合國外自然教育發展的經驗模式,針對我國自然教育機構存在的問題提出發展建議,以期引導我國自然教育機構健康發展,為美麗中國建設夯實公眾參與基礎。

  我國自然教育機構的問題與“盲點”突出

  當前,社會公眾尤其是青少年和親子家庭接受自然科普教育的需求與日俱增,但相關自然教育機構所能提供的有效供給服務卻嚴重不足,成為顯著的制約因素。來自中國科普研究所的調查數據顯示:我國公眾對科普主題內容的需求相對聚焦和穩定,大中小學生均表現出對氣候變化、節能環保等科普主題的關注;親子家庭則更多選擇利用節假日、寒暑假參加自然科普游學等活動,鼓勵孩子接觸和認識自然。然而,我國從事自然教育的社會機構卻資源有限、供給能力嚴重不足,與滿足2.2億青少年的自然教育需求之間存在著巨大鴻溝。截至2017年底,全國約有2000家自然教育社會機構,平均每11萬青少年擁有1家。

  與國外一些自然教育機構起步早、發展久,已經擁有較為成熟的行業規范、服務標準和人才培養體系相比,我國自然教育機構從業時間短、地區分布不均衡,受眾以城市中小學生和親子家庭為主,成人和鄉村孩童成為行業發展的“盲點”。其中,北京、上海、浙江、福建等省市的自然教育機構數量均超過16家,東北、西北等地區的發展則嚴重滯后。自然教育機構數量以自然學校/自然中心類(46.89%)和戶外旅行類(18.08%)居多,還有生態保育類(14.70%)、自然保護地類(6.21%)、博物場館類(3.95%)等;服務對象主要針對城市公眾,集中在中小學生(86.0%)、親子家庭(73.45%)和3歲至6歲兒童(55.37%),一般成人公眾則不足36.16%。值得注意的是,城市自然教育空間往往與鄉村生產生活場所相互聯系,但是鄉村孩童接受自然教育的機會卻往往被忽視。

  社會私營機構占主體,缺乏注冊資質和服務標準、收費標準規定,導致我國自然教育市場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據統計,我國超過70.0%的自然教育機構屬于企業或非政府組織,54.0%的機構以企業的方式注冊運營,原始注冊資金來自個人出資的機構占52.0%。自然教育機構總體注冊規模不大,且具有較強的民間自發色彩,因此獲取經濟效益成為不可回避的生存問題。加之整個行業的標準和規范尚未建立,機構各行其道、相互抄襲復制、同質化競爭嚴重,存在名為自然教育招牌,實則推銷服務或產品的現狀。此外,自然教育空間往往選擇在戶外天然環境,風險防范有難度,缺乏事故糾紛處理機制和應急預案,存在很大的安全風險隱患。

  目前,我國尚未建立引導和鼓勵社會力量參與科普資源設施共建共享的機制體制,人才問題和課程體系成為制約自然教育機構發展的一大瓶頸。人才問題主要表現為數量不足、專業不強、標準不一:其一,半數以上自然教育機構的專職員工不超過7人,有些機構專職員工甚至不足3人,長期聘用兼職人員、實習生和志愿者;其二,自然教育活動主要依賴于專業的課程設計開發人員和課程講師,然而許多從業者并非專業出身,需要接受有關課程設計和活動組織管理方面的培訓;其三,在全國約100家自然教育從業人員培訓機構中,大部分沒有任何資質就開始公開招生、找專家開班和頒發證書,培訓費用、講師水平、受訓時間、人員素質參差不齊。

  可見,我國目前的自然教育仍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僅停留在一些零散的自然知識教育活動上,尚未形成系統的課程體系,包括教育目標、知識結構、效果評價等。

  多措并舉推進自然教育機構健康發展

  如何推進自然教育機構健康發展?筆者結合國外自然教育發展的經驗模式,對我國自然教育機構存在的問題提出以下建議:

  政府主導,完善社會參與保障體系。盡快形成引導和鼓勵社會力量參與科普服務建設和運行的有效機制。由國家相關部門牽頭,建立并規范各部委、全國政協專委會、共青團中央、中國科協等自然教育行業發展聯席會議制度,以整合完善、創新提升現有自然教育活動和設施為目標,加強“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科普教育的有序發展。與此同時,通過眾籌眾包、項目共建、捐款捐贈、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鼓勵和吸引社會資本投入公民科學素質建設。制定行業機構規范標準。由政府部門協同多元主體共同實施,包括行業專家、民間自然教育機構、企業等。適時成立全國性的自然教育行業協會,培育針對不同受眾特點的自然教育機構。通過政府牽頭統籌,聘請行業專家、社會機構、社會公眾共同制定自然教育行業規范標準,界定自然教育的內涵和行業范疇,并對從業者和機構進行培訓、認證、指導和考核。整合自然教育基地。堅持公益性原則,鼓勵社會機構進一步推進自然教育活動的深入開展,不僅局限于博物館、科技館和城市植物園等場所,還應拓展到提升各類自然保護地的科普教育能力,如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地質公園、海洋公園、濕地公園、沙漠公園等。協調構建與社會自然教育機構的合作模式,既要積極探索自然教育資源專項課程的操作性,又要完善與中小學學校課程體系、社會終身教育體系的對接與融合。多層次開展公眾服務。鼓勵構建“年齡分眾式”自然教育全社會參與行動體系,按照受眾年齡特征劃分為兒童(0歲至14歲)、少年(14歲至25歲)、中青年(26歲至60歲)、老年(60歲以上)群體,依據不同群體的生活習慣、行為方式,采用適合的教育媒介和適宜的教育內容,引導全社會接觸自然教育信息,參與自然教育活動。強化安全防范機制。加強自然教育安全風險防范意識,強化安全風險防范機制和管理操作程序,安全責任由組織方和參與者共同承擔,要求參與者購買意外傷害保險,將活動組織方、行業機構、組織老師等從“怕出事、怕糾紛”的壓力中解脫出來。完善自然教育基地的安全防范預警系統,及時發布天氣、地質、突發事件等信息,設立和完善安全隔離帶、防護欄,實施專人巡防制度,提前對自然教育從業人員進行安全控制和危險防范技能培訓,提高組織方和參與方的自我保護能力。

  (作者:趙敏燕、董鎖成、李宇,分別系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副教授,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副研究員)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九霄固定公式规律 百利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五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网络pk10是不是骗局 扑克二十一点怎么玩 时时彩后三 稳赚 加拿大28投注软件有哪些 pk10滚雪球全天计划 快彩北京pk10app